人物

给理想一点时间

马景林校友在2019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

发表日期:2019-07-01

  简介:马景林,1993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。全国政协教科卫体专业委员会委员,北京四中校长。曾任北京八中教学校长,北京第十三中学校长,西城教育研修学院院长。

 

 

  各位老师、各位学弟学妹,大家好!

  毕业是件喜事,首先祝贺各位同学,也祝贺母校,桃李又成行!

  知道有今天的发言,就在想:当年真是愚蠢,是那么不愿进这个校门啊!可工作25年以来,深感母校对自己的教诲,可以受用终生。也在想:大学毕业前夕的我,入了党,找好了工作,有了女朋友,还期待些什么?是一种什么心理状态呢?现在想想,是对未来生活和工作的不确定,和对未来满怀信心又心怀忐忑的并存。于是思来想去给自己的发言一个题目《给理想一点时间》。

  学弟学妹们,都说临近毕业,我们面临很多选择,其实,能让我们选择的很少,我们更多是被选择。即使如此,毕业之际,我们也要跨过生存选理想,别急着去“改善伙食标准”,更该趁年轻,奋斗一把,努力一下,就是最后空手而归,也值!我们回归现实前,要给理想留一点时间;我们在理想实现之前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也要给理想实现的可能性,留一点时间。

  是什么样的理想值得我们去如此这般努力、坚守?个人的人生理想值得努力、坚守!其实,还有更根本的理想值得我们去坚守、努力,奋斗一生也不足惜!

  我高三最向往的是北大法学系、政法大学法学系、西南政法法学系,唯独没有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。但高考失败的现实就在眼前,一纸补录的小纸条,就让我以委培生的身份来到了当时的师院历史系。于是大一有一段时间,我就不住宿,尽量不参加活动,更不愿交流,学习也是不上心。直到有一天,家里有位长者,给了善意的提醒,我开始改变。但直到工作后,我还去参加自学考试,着实过了几门,但最后因为工作忙,出国,又开始做管理工作,最终放弃了做法律工作者的梦想。那一段也不舒服,毕竟是与自己喜爱的职业理想,彻底无缘。我在思考,我为什么要去学法律?也在追问自己:喜欢?改善生活?有意义?意义在哪里?体现个人价值还是服务社会?这两者在本质上是否一致?想了很多,慢慢发现:自己实现职业理想的最终目的,绝不简简单单的是体现个人价值,个人价值的最佳体现恰恰是服务社会,报效国家。我开始释然,愿意在本职工作上投入更大的热情、努力;愿意让学生们更多地去实现他们的理想,服务社会,报效国家。今天,我觉得,我的职业理想确实没有实现,但是我的终极理想一直在追求之中,越来越坚定。“只要学生们好,一切都好!”

  回到母校,总要揭自己的疼处,为的是向母校汇报自己的成长,也希望学弟学妹们从中可以有所收获,我就不虚此行了。

  各位学弟学妹们,世界很美,现实很残酷,而我们要的是追求世界的美,而绝非向现实的残酷屈服。走出校门,失望与孤独是不可避免的:生活怎么可能事事如意?工作中怎么可能万事顺心?你怎么可能总被赏识?更不要说现实中的分离与永别,黑与白的选择。没有关系,失望的下一次是希望;孤独是自我提升的最高境界。只要我们心中有理想,并真实的努力过,此生足矣!或许理想实现的不是那么彻底,但只要我们服务社会,报效国家的愿望不改,理想就永生!

  学弟学妹们,祝贺大家毕业,也请在追求理想的路上,“给理想一点时间”!